唐山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北极马拉松半程赛迎来最小年龄参与者—杜怡霖

时间:2019-12-11 19:34:58

北极马拉松半程赛迎来最小年龄参与者—杜怡霖

导语

如果你问我13岁的时候干过最胆大的事儿是什么?我会说爬上了姥姥家门前一颗不到三米高的歪脖子树,可今天要说的这位00后小姑娘杜怡霖却要以13岁的年纪去挑战全世界最冷的马拉松——“北极马拉松”!所以,这是一个输在起跑线上的故事!

 图为10月22日杜怡霖启程前往康格努斯瓦克参加北极马拉松之前在哥本哈根机场拍摄  曾经有个朋友,16岁大学毕业,20岁拿到MBA,今年40岁已经有20年工作经验了,每次见到他我都会开玩笑说,“你上大学的时候,我还在玩泥巴。”这绝对是一个输在起跑线上悲伤的故事。

但今天,一个13岁的00后小姑娘杜怡霖再次刷新了我对“挑战极限”的认识。长这么大我干过最极限挑战的事儿就是从15米高的地方跳下来,但是这个叫杜怡霖的小姑娘居然要在呼出一口气都能结成冰的北极跑半程马拉松,而且还要为前一天参加全程马拉松的选手提供服务。本着刨根问底的精神,与这位小姑娘深入交谈,她的运动和参赛史,以及对于极限运动的迷恋和狂热着实给我上了一堂生动的“挑战自我”课。

杜怡霖   先来说说这个北极马拉松:够冷够酷

格陵兰北极圈极地马拉松,诞生的时间比大名鼎鼎的撒哈拉马拉松晚了近20年。不过,这个“小弟娃儿”从2004年诞生起,就甩开“大哥哥”,成为马拉松达人追逐的新宠儿。这项被誉为世界上要求最严格的马拉松之一的赛事,限于接待条件与自然环境,参赛者的数量被严格限制在140人以内,在低至零下20多度的环境下,在起伏不平的雪原、冰川中步行起来都很困难,更何况是跑步?即便如此,北极马拉松每年都吸引着来自全球二十多个国家的马拉松爱好者参赛,直至2014年才有了中国选手的身影。

然而,不是所有人都能参加这项赛事,除了不差钱,关键的一点是“不怕死”。试想一下,零下二三十摄氏度环境的北极,选手们需要身着极地防寒服、眼镜、鞋子、手套等厚厚的装备,在崎岖不平的雪地上完成全马或半马的挑战,在这个过程中,你可能会思考“求生”更甚于“运动”,诅咒或者忍受“煎熬”更甚于“享受”,触底你从未感受过的“极限”。所以说,北极马拉松在很多马迷的眼中绝对是冷酷到底的最炫马拉松之一。

 图为杜怡霖父亲毛大庆于10月22日拍摄于哥本哈根  再来说说杜怡霖这个小姑娘:喜欢冒险的基因与生俱来

提到杜怡霖这个名字也许很多人感觉陌生,但提到她的父亲毛大庆,相信无论是马迷还是地产精英都很熟悉,因为毛大庆最近在网络上出现的频度很高,围绕他的话题主要有两个方面,一个是马拉松,一个是创业。而前段时间在微信朋友圈疯传的《我是怎么用跑步战胜抑郁症的》就是毛大庆写自己如何通过跑步从抑郁症中走出来的文章。

说回杜怡霖,对这个小姑娘的第一印象是很外向,很健谈,身上既有00后喜欢冒险追求刺激的张扬个性,也有与她这个年纪不相符的开朗豁达坚忍不拔。用杜怡霖自己的话来说:“我是一个外向又有点神经大条的人,性格特男孩儿。”

说到冒险,怡霖瞬间开启了“话唠模式”,滔滔不绝的向我细数着从小到大干过的各种惊人壮举,什么爬树翻墙,越危险她反而越高兴。而在这其中让她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在她5岁时一个人坐飞机去加拿大找妈妈的经历。“当时爸爸把我送到首都机场,托付空姐照料我,而妈妈则在加拿大机场接我。原本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谁曾想飞机起飞后不知什么原因中途迫降在了一个记不起来名字的机场长达六个小时,把在北京的爸爸和在加拿大的妈妈都吓坏了,可我却觉得没啥可怕的!”怡霖说起这段经历的时候很放松,甚至很顽皮的笑个不停。对于没有爸爸妈妈陪伴,第一次独自坐飞机远行的小怡霖来说,她不仅没有丝毫的害怕和不适应,反而在飞机迫降的期间帮着空姐为其他乘客端茶倒水。

类似这样的经历在小怡霖从小到8岁的模糊记忆中举不胜举,例如爸爸带着小怡霖出去或者去谈事情,经常把她一个人扔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然后去忙自己的事情,等忙完再来找她,对此,怡霖不但没有不适应反而是见怪不怪,自己跟自己玩的相当痛快。

与生俱来喜欢冒险的基因,加上成长过程中所遇到的种种冒险经历,怡霖能以13岁的年龄去挑战北极马拉松也就显得顺理成章了。

妈妈眼中的怡霖:我是被她吓大的!

谈起怡霖,妈妈说的最多的就是这句话。据妈妈介绍,怡霖早在妈妈肚子里就经常拳打脚踢,出生后3个月开始参加各种训练平衡能力的亲子班,两岁半开始学游泳,小学4年级完成了加拿大游泳十级的全部考试,而且不是一级一级考的,基本上两三级跳着考的。

杜怡霖和母亲   兴趣是孩子最好的老师,这一点在杜怡霖身上尤为明显。无论是妈妈还是爸爸,都没有特别选定一个运动项目让她去花时间学习和练习,而只是抱着为了她身体健康的目的而培养她的运动兴趣和爱好。可杜怡霖的运动细胞和骨子里的冒险基因确实强大,不仅各种运动项目都喜欢而且非常容易上手,滑冰、滑雪、帆船、皮划艇、跆拳道、篮球、排球、壁球、羽毛球、网球等等对于杜怡霖来说都信手拈来,而且这种与生俱来的运动潜质让很多教练都非常喜爱,都希望她能够走专业方向。就拿滑雪来说,杜怡霖只学了一个冬季就可以滑最高级别的双黑钻雪道了。在加拿大上小学5-6年级期间,她参加了加拿大西温哥华的举办的全体小学参与的运动会,获得了100米短跑的第六名和4×100米女子接力的第5名,初中时的杜怡霖参加了北京顺义国际学校排球队,担任主攻手。

所以谈到此次怡霖去北极参加半程马拉松是否担心问题的时候,妈妈干脆的回答:“早就习惯了,不怕她参加比赛会有什么问题,唯一担心的就是她这一趟要走六七天拉下不少功课,可是学校老师也鼓励怡霖去,所以我就一点也不担心了!”

再来说说杜怡霖的备战情况:爸爸妈妈给了我很大鼓励

出征在即,怡霖显得很淡定,没有丝毫的紧张或者焦虑,反而因为能够在极限环境中体验与众不同的冒险和挑战而兴奋不已。

“其实爸爸妈妈给了我很大的鼓励!”在谈起决定是否参加北极马拉松的时候,怡霖如此说到。如今已是一名高中生的她有着不小的学业压力,如果决定参加这项赛事,除了要抽出很多时间进行备战训练,还要兼顾功课,这对于13岁的怡霖来说的确是不小的压力,但是爸爸妈妈的鼓励给她增添了无穷的动力。从今年年初开始,在爸爸的指导下,怡霖就开始了备战北极马拉松的训练,没有时间训练就挤时间,白天练不成就晚上练,户外练不成就家里练。

说到这一路备战的辛苦,怡霖笑着说道:“其实训练真的挺累的,有时候跑完10公里,我就想歇一歇,可爸爸不断鼓励我,希望我在跑累的时候再咬牙坚持一下,多跑一点,慢慢地,我就越来越迷恋这种感觉,当我跑累了,我就用自己的意志力让自己再多跑一点,直至完全跑不动!”随着运动量的不断增加,怡霖的体能越来越好,对征战北极马拉松也充满了信心。除了备战训练之外,怡霖还买了很多关于北极的书去了解当地的环境以及风土人情,精通中英文,会一些法文的她已经在无限的憧憬着这次北极之旅了。

“我其实也有一些顾虑的,那个地方太冷了,比赛过程中要穿很厚重的装备,跑起来肯定更累,而且也担心环境不适应。”自诩神经大条的怡霖其实也有很细致的一面,对于即将要面临的极限挑战,她思考的很多,将各种可能面临的挑战和困难娓娓道来。怡霖说:“对于是否能够完赛,爸爸妈妈都告诉我不重要,重要的是体验过程。我嘴上说无所谓,其实我还是挺较真儿的,既然参加,我当然希望能够完赛,不过完不了也不会对我造成什么影响,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和坚持去争取一个好的结果。”

再说说志愿服务:我钦佩每一个敢于挑战极限的跑者!

除了参加北极马拉松第二天的半程马拉松比赛,怡霖还要在第一天的全程马拉松比赛中为选手们提供志愿服务。“爸爸也跟我交流过这个问题,他说我可以在头一天好好在酒店休息从而备战第二天的比赛,但是我是真的愿意做一名志愿者,为选手们提供服务,因为我真的很钦佩这些敢于挑战自我,挑战极限的跑者!”从一个13岁小姑娘嘴中说出这样的话着实让人感叹。

最后说说杜怡霖眼中的双面父亲毛大庆

谈到爸爸,怡霖说到,生活中的爸爸是一个特别幽默特别好玩儿的人,天天想着法子逗她和妈妈笑,可是通过去年国庆与爸爸携手参加的戈壁成人礼活动以及前不久爸爸带伤陪一个抑郁症患者跑马拉松的事情让她真正感受到了父亲不一样的一面。

2014年的国庆假期,怡霖和父亲参加了“玄奘之路”的戈壁成人礼活动,在为期四天三夜总里程超过100公里的戈壁户外徒步穿越中,年仅12岁的杜怡霖和父亲毛大庆分别带领少年一队和成人一队第一个到达终点。在这次充满着种种挑战的穿越中,杜怡霖和父亲毛大庆共同迎接极限挑战,学习户外知识,体验团队协作,接受最真实的考验和洗礼。一路上,父女二人互相支撑着、鼓励着,在茫茫戈壁滩上留下了最难忘的回忆。

 2014年杜怡霖参加戈壁成人礼的穿越戈壁照  谈起这次经历,怡霖说道:“头一次与父亲共同参加这种极限的跑步活动挺兴奋的,当时爸爸是队长,我也是,爸爸每天都很忙碌,所以很多方面我都需要自己独立应对,还要带领团队完成每天的挑战,这让我成长了很多。而在这其中,让我感受最深的就是发现了爸爸不同的一面,看到他每天带领团队完成挑战,真的感觉他很伟大,而且很专注,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武汉的癫痫病专科医院好吗癫痫治疗费用很贵吗癫痫患者的寿命是怎么样的郑州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哪家好

------分隔线----------------------------